土地论坛|土地社区

快捷导航
查看: 582|回复: 3
收起左侧

丝绸之路,大西北土地如何开发?兰州、张掖等!大家说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6 08: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土地论坛,感受交流乐趣!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从西安沿丝路向西,第一个较大的城市是兰州。同西安相比,兰州各方面条件都要差一些,无论是区位、科教资源,还是历史文化,兰州的经济结构以重化工业为主,这在过去甚至给这座城市带来了一些饮用水质的事故。
这座城市甚至连空间也极度缺乏。从机场到兰州市区,大约有六七十公里的路程,马路两边是高高低低的山丘,间或能看到几块平地,有的已经盖起了房子,有的还在施工。这里就是兰州新区,很多人知道它,是因为大规模的“削山造城”带来的大量争议。
兰州和西安之间最明显的差别在于,在陕西省的相关战略之外,西安独立进行了丝绸之路经济带相关定位的战略规划研究,兰州并没有这样做,按照兰州市市长袁占亭的表述,它的定位是“作为甘肃省会,兰州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中能够发挥重要的支撑、辐射和带动作用,具备了成为黄金段重要节点的条件”。丝绸之路黄金段是甘肃省的提法,而兰州的抱负也即是成为甘肃省内“黄金段”的“重要节点”。
河西走廊再定位
不过,丝绸之路进入甘肃境内后,历史上那些主要的故事并非发生在兰州,而是在更西更北的河西走廊。
兰州以下,第一座城市是武威。大约有两三个小时的程,出了兰州,窗外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蓝天、云彩和戈壁滩,除此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相比于现在的名称武威,这座城市历史上的另一个名字更为人们所熟悉——凉州府。千余年前,唐代士兵从长安出发,沿着河西走廊,到凉州附近屯田,同突厥、回纥的无数战事在这里交错。
武威是传统的农业区,第一产业占GDP的比重甚至超过了20%,这在中国现代城市中相当罕见,就是这样一座缺乏工业基础的城市,建设了甘肃第一个保税区:“武威保税物流中心”,这在当时被称为“无中生有”,而武威未来与丝绸之路的互动也将交集于此。
当地的党报描述说,武威“在发展工业上,大力实施工业强市战略,坚持无中生有抓项目理念,大手笔谋划项目、引进项目、建设园区”,他们进而希望,保税物流中心的建设可以吸引更多的企业来到武威。
与沿海任何城市不同,河西走廊上的这些城市,看起来永远不缺少土地。经济观察报记者在武威看到许多项目,孤零零立在一大片戈壁滩上,周围空空荡荡,既没有居住区,也没有各种商业设施,只有一条笔直的马路相连。
武威保税物流中心周围的状况,也大抵如此——它建在武威凉州区满家滩,与热闹的建设工地相对照,周围几乎什么都没有。仅通过一条新建设的铁路,连接包兰线和兰新线,融入西北铁路网。
武威保税物流中心的官员介绍说,他们已经与新疆的霍尔果斯口岸签署的协议,将口岸的保税仓储、退税、转口贸易等功能前置到甘肃,“传统海运从天津港[-0.62% 资金 研报]出发,到鹿特丹港,时间约35天;而从武威保税物流中心出发,走铁路经欧亚大陆桥到鹿特丹港,只需11天”——他们认为这是很大的优势,并且可以借此吸引一些产业。
如何确保运输时间的稳定?如何确保不同国家地区之间高效衔接?由于铁轨宽度不同,火车从中国经中亚开往欧洲,一般要经过两次变轨,这常常会耗费大量的时间,导致所谓的时间优势并没有那么明显。
上述官员则显得胸有成竹,“中亚一些国家确实有工作效率低的问题,有时候给一辆列车变轨要用掉4天的时间,而我们直接派出自己的人员到当地,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变轨只需要4个小时。”
武威下一站是金昌。金昌是相当年轻的城市,它在历史上很长的时间里都隶属于武威地区,直到1981年才被批准设立地级市,金昌是典型的资源工业城市,它因矿而兴,被称作中国的镍都,矗立在广场中心的城市标志是个金灿灿的金娃娃。
不过资源采掘产业显然和中亚国家并没有太大的合作空间。这座城市提出的转型方向,同“无中生有”发展农业的武威一样令人意外:“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地方政府把旅游业看作了促进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的突破口和重要接续产业。
过了金昌,张掖就不远了。在印象里,张掖有一种遥远而浪漫的气质。这种印象很大程度上来自于陶渊明的那首《拟古》:“少年壮且厉,抚剑独行游,谁言行游近,张掖至幽州”,两晋时期,中国的社会并不安定,而仗剑行游的少年,抱负永远是遥远的——从河西走廊的张掖,一直到燕山山阳的幽州,一路上,“饥食首阳薇,渴饮易水流。不见相知人,唯见古时丘”。
西汉设立张掖,本意是要取“张国臂掖,以通西域”的意思。按照字面意思理解,这座城市当时应当是中国向西域扩张的支点,它要支撑、撬动更西、更北的地区,把握住更多的资源,开辟更繁盛更稳定的商路。
张掖中心广场旁边有一座木塔,这座塔是历史上丝绸之路持续逾千年时间,而非断绝于唐末的见证——当地的老人提到,木塔处原本就有一座古塔,据说有机关控制,使整个木塔慢慢地转动,根据记载,早在明代,这座“甘州木塔”,就作为西域而来的波斯商人途经张掖时要瞻仰的“古迹”存在了。
与金昌相比,张掖的人间烟火气十足,它是一座旅游城市,拥有大佛寺等许许多多的人文景观。在夜色中,街道旁的理发店、小吃摊、会所、寺庙、姑娘、广场舞、崭新的木塔以及宣传车在小城杂乱的排开,却一点都不显得突兀,有一种既纷杂迷乱、又自然平淡的迷人气息。按照当地政府的计划,他们的目标是要打造丝路黄金线旅游目的地。
下来是酒泉、嘉峪关。甘肃省方面近年来一直着力推进酒嘉一体化,甚至提出两市行政合并——两座城市相距仅20余公里,加之地理位置特殊,酒泉和嘉峪关一直被视为甘肃省乃至全国向西开放的重要节点城市。如果将两市顺利合并,城市GDP将相当于半个兰州的生产总值,成为丝路经济带黄金段又一重要的节点城市。
甘肃的终点是敦煌。敦煌在丝绸之路上的文化地位,实在无需多言。在历史上,这里是中西方文化在丝路上交萃的核心,在现实中,这里也并没有十分宏大铺张的城市战略议题,打好敦煌文化牌,就是他们最本质的议题。
将本帖分享到: